当前位置: 御宅族之家 > 御宅族文化 > 正文

华坞 | 动漫电影化成趋势,国内团队应从《阿丽塔》里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2019-03-09 09:44 2

春节档刚过,一部改编自日本漫画《铳梦》的好莱坞商业大片《阿丽塔:战斗天使》便再次席卷国内票房。从大趋势上看,动漫作品的电影化改编已是大势所趋——前有梦工厂、迪士尼的各种IP大作改编,后有漫威、DC两大宇宙的争奇斗艳。

然而,对于在商业动画电影领域还处在起步阶段的中国动画团队,中国动画人来说,我们究竟又该如何从理念、技术更为先进的好莱坞电影工业里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忠于原作还是大幅改编,这是个问题

对于有志于改编成为电影的动画IP来说,电影化固然是个扩大影响力,甚至创造更高商业回报价值的必经之途,但任何改编都不得不首先面对这样一个“世纪难题”——动画改编电影,在剧情设定上应该更加尊重原著,还是更加注重从电影观众的感受出发,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编。

(电影版《攻壳机动队》的改编饱受争议)

的确,单从艺术创作规律上说,电影和动漫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门类。

具体些来说,电影注重镜头语言本身,注重以画面来推动情节发展——甚至完全无需任何台词,也能演绎出经典作品;而动漫则更加注重用人设、情节来带动故事,继而呈现出相应的画面。就像有些资深漫画家所说:有时候作为漫画家,自己也无法预知笔下的角色未来会发生什么——尤其长篇连载漫画,这一点更为明显。

因此,任何动漫的电影化改编,也势必会由于两种艺术门类之间在创作手法,创作规律上的冲突而产生矛盾,再加上受众人群的审美偏好差异,无疑更加剧了这一矛盾。

以《阿里塔:战斗天使》为例。原作《铳梦》其实严格说来,是一部更为黑暗,更为压抑的作品——包括电影里颇有体育竞技氛围的“机动球”比赛,在漫画原作里更为残忍血腥,甚至被称为“死亡球”。然而在改编电影的过程中,出于对电影观众喜好的判断,卡梅隆选择了用更能够让人看到“希望”的一种调性来呈现故事,甚至改写了一段爱情故事来提升影片的“温度”。

(《铳梦》原作调性相当黑暗压抑)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种改编也是一种无可奈何之举。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电影本身并不受专业影评人认可,北美票房也相当惨淡,仅仅在中国内地市场,由于同期缺少竞争对手才获得了相对不错的票房。

炫技还是讲故事?本土动画应有自己的思考

除了要谨慎处理是否还原原作这一难题外,《阿丽塔:战斗天使》也带给了国内动画人另一个维度的思考:动画改编电影,是炫技更重要,还是讲述故事更重要?

从“炫技”角度来看,《阿丽塔:战斗天使》的确配得上“卡梅隆作品”的名头,无论是女主人公前后两套人形机械躯体的设计和呈现,还是她足以乱真的面部细节,都可以说达到了CG动画的极致。然而,从故事表达来说,《阿丽塔:战斗天使》略显尴尬的感情戏,雨果、绮莲两个角色在故事末期突如其来的生硬转变,无疑都是存在瑕疵的——无论这种瑕疵是否是因篇幅受限而造成的,都不能掩盖故事剧本还欠缺打磨的事实。

(7.6分,“瑕不掩瑜”是较为公正的评价)

对于动漫改编电影来说,到底是“炫技”重要,还是讲故事本身更重要?

这一点,在最近在和国内一个耕耘3D动画多年的老牌动画团队——中影年年的几位同仁的交流当中也被屡次提及。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这个因在去年年末推出新作《少年歌行》而声名鹊起的资深团队也有意布局动画电影市场。而关于“炫技”和“讲故事”如何平衡的话题,其实也在他们团队内部被反复探讨过。

(豆瓣评分8.3的《少年歌行》让幕后团队中影年年备受好评)

而中影年年团队内部的讨论结果则趋向于认为,对动画改编电影来说,或者至少对国产作品来说,“炫技”和“讲故事”缺一不可。

因为这些奋战在本土动画产业第一线的从业者,甚至当前国产动画在商业化方面的天然劣势——如果以电影化为目标,那么他们不仅要和国内同行竞争,更要同好莱坞,同迪士尼来竞争。所以他们很清楚,单纯“炫技”决不足以让他们收获如《阿丽塔》一样的高票房,毕竟中国动画人可没有卡梅隆这样自带票房保底的卡司加持;

另一方面,有着多年动画番剧制作经验的他们又格外了解国内动画观众人群的多元化程度究竟有多高,也深知他们对于人设和故事的细节苛求,所以单纯想要靠“讲故事”来吸引观众也不够,这也是许多故事出色,但画面表现力不足的动画番剧在B站或是腾讯动漫口碑不佳的重要原因。

少一些营销套路,多一点坦诚似乎更重要

在探寻动画电影改编规律的过程中,来自中影年年发行团队的一位同仁还提出了这样一种观点:对于当前的国内动画团队来说,潜心创作,用作品质量说话才是根本,营销手段可以有,但切不可滥用。

这番话,很难不让人联想起今年春节档的两部动画改编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和《熊出没原始时代》。

仅从营销层面来说,凭借一部《啥是佩奇》的短片,《小猪佩奇过大年》在春节前就已打响了名号,甚至可以稳稳锁定2019年的不少广告营销奖项。然而,由于营销广告的受众人群与电影观影人群匹配度并不高,加之电影本身在如何将《小猪佩奇》这一动画IP与真人影片进行融合方面也存在一些理解上的偏差,导致影片口碑不佳,两大因素的共同作用导致影片票房远不及在营销层面上几乎没有太多表现的《熊出没》。

(不仅票房惨淡,评分也在春节档基本垫底)

而在笔者看来,中影年年发行团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也和该公司一贯的行事作风密不可分。

以他们去年年末的新番《少年歌行》本身为例。这部3D武侠题材动画番剧,在其上线前的宣发过程中,一没有注入水军在B站专区内引导评论,甚至在播出时间难以确定,被弹幕和评论区戏称为“PV番”、“拿PV当更新看”的过程当中也没有进行控评,二没有通过各种圈内大V或是UP主进行“带量”——当前可以看到的,绝大部分带有安利《少年歌行》内容的B站视频,都是在作品已经正式上线后,由各路UP主自发制作的。

▲ 2002年电影节上,诺兰影片《失眠症》参加展映

在此前的一次业界颁奖现场,笔者就曾有幸与《少年歌行》团队有过面对面的交流,并且在当时,笔者也曾就此询问过,为何他们在B站和爱奇艺这两大播出平台上都没有多少市场公关动作。而他们的回答也十分简单:“控评算什么营销?”

如今回头来看,已更新超过13集,B站评分仍然稳稳高居9.7的《少年歌行》,显然是一部并不需要控评、注水就能得到好评的作品。真正的营销,应当将注意力放在如何向最恰当的受众群体传达产品真正的亮点。

▲ 2002年电影节上,诺兰影片《失眠症》参加展映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少年歌行》制作方中影年年,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代表国内不少兢兢业业于创作工作的动画团队。2018年,受游戏产业影响的中国动画业也步入资本寒冬期,热钱的减少也直接导致了各种营销推广预算的下降。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何去芜存菁,如何真正将精力集中于创作,而事实更为精准的定向营销,并减少“水军”的滥用,无疑对于所有中国动画人来说,也是最好的做法。

君不见,有卡梅隆加持,有好莱坞顶级特效加持的《阿丽塔:战斗天使》,上映前后的营销更是铺天盖地,累计票房也仅仅只比基本没有大规模宣传的《熊出没原始时代》多出不到2亿?

除了柏林电影节,现在正在火热报名的全球各大电影节还有:多伦多国际动画艺术节、西雅图国际电影节、基辅国际电影节、安纳西动画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马赛克国际电影节、巴西国际电影节。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御宅族之家